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3年!几代襄阳人的共同记忆......

2022-09-27 04:18:03 610

摘要:今晚11点,汉江大桥恢复通车。随着汉江大桥恢复通车,1路公交与汉江大桥53年结伴而行的故事将就此画上句号,写入古城襄阳厚重的历史之中。汉江一桥通车后,不再恢复汉江一桥运行,将继续保持凤雏大桥运行乘客如从解放路水星台、解放桥、襄阳公园三个站点...

今晚11点,

汉江大桥恢复通车。

随着汉江大桥恢复通车,

1路公交与汉江大桥53年结伴而行的故事

将就此画上句号,

写入古城襄阳厚重的历史之中。

汉江一桥通车后,

不再恢复汉江一桥运行,

将继续保持凤雏大桥运行

乘客如从解放路水星台、

解放桥、襄阳公园三个站点候车,

可改乘8路、14路、505路、512路、

535路、536路前往襄城。

1路,

这是一条刻在几代襄阳人记忆中的公交线

这条线路的优化调整,是现实发展的需要,

也是城市变迁的缩影。

作为1路线途经的襄阳老市中心,

上个世纪的解放路寸土寸金,

每天都是人流如织的场景。

道路两旁服装专卖店一家挨着一家,

美特斯邦威、班尼路、森马等当红品牌

齐聚这里,

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紧邻的中山后街聚集了众多商铺,

借着解放路的人气也经营着服装生意。


人气旺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小吃。

清汤馆、酸辣面、烤串、麻辣烫等

各种小吃琳琅满目,

有的有门面,有的就在专卖店门前支张桌子,

每家摊位的食客总是络绎不绝。


年长些的人应该还记得,

解放路有家国营清汤馆,

因为味道出众,门前总是排着长队。

很多人专程前来品尝,一饱口腹之欲。

吃完还用搪瓷缸子带一碗回去。


之后,

随着万达、沃尔玛、天元四季城等新商圈兴起,

老中心向新中心转移,

解放路人流量大不如前,

沿街的店铺生意冷清了许多,

与鼎盛时期的解放路

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


老城没落的过程,

也孕育着新城的崛起。


2020年,

凤雏大桥通车,

大桥打通了人民广场与庞公片区联系,

为新区发展带来源源不竭的动力。

庞公片区的发展日新月异,

一座座小区拔地而起,

入驻居民越来越多,

与解放路相比,

庞公片区居民的出行需求显得十分旺盛。


在这个历史节点上,

让我们一起回顾1路公交的前世今生。

1路公交前身是樊城线路,

由定中桥至工业区,

由于车少,一两个小时才等来一辆,

被群众戏称为“碰着坐”。


1970年汉江大桥通车后,

樊城线路正式更名为1路,

并经行汉江大桥,前往文博馆,

成为一条跨江线路。

从那一刻起,

1路公交就和襄阳城、襄阳人联系在了一起。


“每天早上先到汽车队领票包,

装满车票和零钱,发车前在门口售票,

上车后检票,下车时收票。”

李云英是襄阳第一代公交售票员,

已经八十多岁的她

仍然对当时的工作情景记忆犹新。

1964年7月,

李云英接到公社通知去劳动局报到,

当得知被分配至公共汽车上从事售票工作时,

她愣了半天。

那时候,只有自行车和长途汽车,

公共汽车她没听说过,更没见过,

公交车售票员是个什么岗位她更是一无所知。

“这个工作是个新鲜事物,谁也没干过,

没有现成的经验,我只能边摸索边干。”

李云英回忆,当时每到一站,

她就冲着车厢报站名。

那时候才二十出头的她,

初出社会,胆子也小,

每当快到站的时候,

胆怯的她总是要做半天思想斗争,

才小声说出站名。

由于没坐过公交,

更没见过这样的报站方式,

一些乘客觉得新鲜,

也学着李云英的模样大声报起站名,

惹得她更加不好意思。


那时候,

坐公交能收到花花绿绿的车票,

有五分、八分、两角、一元等各种面值,

随着票价变动,面值也随之变动。

当时随手丢弃的车票,如今集在一起欣赏,

也别有一番滋味。

1路公交的票价也经过几次调整,

由0.3元、0.4元、0.5元、1元到现在的2元。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

一张公交车票的价格,

应该和一只冰糕的价格相同,

这或许才是生活最本真的快乐,

而不是出现让人咋舌的“雪糕刺客”“共享单车刺客”


1975年,1路公交开始更换为铰接车,

车辆全长18米,能坐100多人,

分为前后两节,中间由铰链连接,

外观酷似手风琴,因为车内像一个长长的通道,

被当时的人称作“通道车”。

车有前后两个门,

也分别配有一名售票员售票。

“那个时候工作条件比较艰苦,

铰接车中间漏风,一到冬天,

冷风呼呼往车里灌,

司机冻伤手和耳朵是常有的事儿。

发动机采用前置设计,

位于驾驶室旁边,外形像公园里的大石头,

一到夏天,直往外冒热气,

像个火炉,常能捂一身痱子。”

上世纪70年代,

23岁的王志刚从部队退伍被分配到公交公司,

成为1路公交驾驶员。

他说,当时铰接车车况较差,

时常抛锚在路上,为了不影响正常营运,

自己学了一手修车技术,

车辆发生小故障,自己动手,

当时就解决了。


1995年1月,

13路无人售票车正式通车,

这是我市第一条无人售票线路。

同时,公司改装了票务室,

投资40万元建立点钞中心,

配备了现代化的监控系统,

为无人售票车的开通做好后勤工作。

从那时起,

无人售票公交车逐渐推广至全市各条线路,

1路进入了无人售票时代。

售票员也随之退出历史舞台,

不少售票员转岗成了公交司机。

“面对这一变化,我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

公司统计售票员转岗名单时,

一开始我没有报名。”

当时,

从事售票员工作的潘芳适应不了公司的巨大变化,

那一段时间情绪低落。

经过母亲的劝导,逐渐接受了现实,

转岗成为一名公交司机。

1999年5月1日,

首批无人售票空调车开通剪彩仪式正式举行,

首批空调车共25台,

其中有5台投入在1路公交线路上使用,

坐公交不再是冬冷夏热,

乘坐体验大幅提升。


上个世纪,

市区客运市场鱼龙混杂,

很多中巴车和公交同跑一条线路,

造成恶性竞争。

“那时候中巴针对公交必须到站停车的规定,

采取招手即停,就近下车的策略,

与公交车抢客,路上遇到公交车,

加速超车,

赶在公交到站之前赶到下一个公交站,

争夺客源。

造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

也严重影响了客运市场有序发展。”

蒋德军年轻的时候是一名1路公交司机,

他对那段时间公交身处的发展窘境记忆深刻。


“1路乘客多,七八分钟发一趟,

时间紧,司机常常连吃饭、

上厕所时间都没有。”

1路是市区主干线路,客流量很大,

经常能挤满满一车人。

那时,汪淑芳开1路车觉得压力很大。


时间来到2011年,

新能源公交亮相街头。

王胜和在那一年从其他线路调入1路线任线路长,

他见证了1路公交升级为新能源公交车的全过程。

“2011年之前,1路用的大部分是老汉客,

2011年底,换成了12.5米的宇通混动空调车,

2016年,又更新为纯电动公交车。”


1路已走过53个春秋,

步入“知天命之年”,

但1路一直是一条年轻的线路,

几代人将自己最美的青春留在了这条线路上。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